让中国的不锈钢管名扬世界

实标厚度-把诚信刻在脸上

全国免费加盟热线:

当前位置:利来官网app > 利来国际ag旗舰店 >

玩物励志在快手、抖音、B站上化学课是一种什么

文章出处:未知 人气:发表时间:2019-11-21

  文章经授权转自公众号: 盒饭财经(ID:daxiongfan),作者:郭晓康

  “抖音五分钟,世界一小时。”随着抖音快手等短视频平台兴起,它们沉浸式的体验、便捷的操作方式,使其成为当代年轻人的精神鸦片。“短、平、快”的特性让人仿佛知道的越来越多,受用的越来越少。

  尼尔·波茨曼笔下的“娱乐至死”似乎正成为现实,大家都将毁于自己所热爱的东西。

  但是,这些短视频平台的社交属性也让它们拥有了另一个身份——社交性学习新场景,教学学习类的视频在社交短视频平台就像一股清流,由用户而起自下而上汇聚成江河,开辟出一片新蓝海。

  “我没见过这么无聊的up主,录下自己做了6个小时数学题的视频,发到B站上。最无聊的是,我竟然从头看到尾。最最无聊的是,有46万人和我一起看了这个无聊的视频。”B站深度用户阿北说。

  这个up主是“居木木mumu”,这个视频是她上传多个学习视频中的一个,而她也只是B站众多上传学习类Vlog up主中的一个。

  一台琴,一个人,一首《凉凉》。“大家好,我是艺生老师。”快手用户“艺生欧巴的声乐课”在短视频开头总喜欢这么介绍自己,因为他真的是个老师。在现实生活中,艺生欧巴是沈阳音乐学院的教师,主攻流行声乐。

  “我在快手上记录自己的歌声只是为了能让自己的音乐让更多的人看到。”这是艺生欧巴最初的想法,但当他的粉丝从几十个涨到几千个的时候,他看到了机会,开始求变。

  自此,他在快手上发布短视频和直播的时候不只是唱歌,而是将唱歌的技巧和流行歌曲结合起来,找到一个切入口,深入浅出地将技巧剖析出来,在快手上进行音乐教学。

  很快,他的作品频繁上热门,粉丝也越来越多,目前,艺生欧巴在快手上粉丝已达188万。

  你在上自习的时候,在奋笔疾书地写作业,突然感觉不对,吃了红薯,气沉丹田,怎么办?作为一个有文化有修养的高中生,如果是我,我就跑厕所里去了,关键是,你刚抬屁股就“噗”的一声。要走的人你留不住,该放的屁你收不回。这个时候班上其他单纯无辜的同学们,将目光一下锁定你,这可怎么办?你就豪迈地站起来说,就是爷放的怎么着?

  这一发生在抖音短视频《屁学研究》,作者是“向波老师”,这是他#万物皆化学#系列中的一个短视频,点赞超过178万。

  在成为“网红老师”之前,向波就是四川省广元中学的一名普通化学教师,但是,一个短视频让向波改变了自己的人生轨迹。

  一次,向波为学生录制了主题为“恋爱中的化学”的视频课程。在这个视频中,他利用化学中多巴胺的分泌曲线来激起学生的兴趣——“多情的人其实不能怪他,多巴胺这样分泌,你能控制住吗?”这句话引起同学们的哄堂大笑,向波也对自己的教学方式颇为满足。

  刚开始录制视频课程的时候,由于原始视频过大,学生下载太耗费时间,向波选择把视频上传到视频平台。短视频时代,人的走红只需要一个视频,正是这个视频让向波走出了广元中学,走向了互联网,成为手机前千千万万个人的老师。

  目前,向波老师在抖音上发布了114个教学视频,收获了3420万个赞和630万粉丝,他的简介的是“在快乐中学习,在学习中进步”,这让他成为抖音教育类中的头部主播。

  B站,年轻人潮流文化娱乐社区;快手,用户记录和分享生产、生活的短视频平台;抖音,专注年轻人音乐短视频社区平台。这些短视频平台可以说都是年轻人消遣娱乐的玩物。

  但就是这些“玩物”,居然在承载着一部分为年轻人励志的功能,而且由于平台受众人群的差异,一二线城市、十八线乡镇,高学历低学历,中小学生乃至大学生、在职人员,实现无差别全垒打。

  在大多数人看来,学习本身是一件很枯燥的事,不过,短视频+社交+学习的模式正在潜移默化的影响这代年轻人。独学而无友,则孤陋而寡闻。

  真正的学习,从来都是一种自发的社交行为,在社交短视频时代,这古老的智慧箴言又找到了新的土壤。

  不论是中小学生还是大学生,他们在社交性平台上分享自己学习的视频,初衷是为了找到归属感和成就感,这是人们在短视频平台分享学习内容的动机。

  城市的独生子女,乡镇的留守儿童,他们需要得到现实圈子之外的温暖,这个温暖现在可以来自网络。“学习”这种无聊的事情正是他们生活的大部分,通过短视频平台的社交属性,他们能找到同路人,不再孤独,学习起来也更有动力。

  以快手为例,快手社交性很强,这个社交性不只是横向上的地域性社交,还有纵向上的行业性社交。艺生欧巴底下的粉丝圈子会提出学习需求,“你为什么不把自己所学的歌唱技巧拍成视频发上来呢?”

  用户与用户之间自发的社交行为,有需求便有商机,无数个艺生欧巴因为受到了粉丝的启发或者看到了商机,开始在快手成为技能教学博主中的一份子,其中不乏养花、烧烤、汽修等落地的职业技能培训。

  “快手要做的就是把大量知识生产者与需求者连接起来。”快手教育生态负责人涂志军对盒饭财经(ID:daxiongfan)表示。

  不过,只是单纯的用户自发行为很难长久的,他们必须得到除了心理安慰以外的其他回报,一场自下而上的社交性学习商业化革命由此开始了。

  B站up主“居木木mumu”在发布了自己学习的Vlog之后,点击量弹幕数粉丝量都在飞速增长,由于粉丝的高度类同化,不少在线教育机构找她合作打广告。而B站用户对于up主接广告的行为并不反感,“都是要恰饭的嘛”。商业变现的同时不会造成粉丝流失,更多像她这样的up主加入这个行列。

  同样,艺生欧巴在快手上走红之后,也在思考着在布道之外的商业可能性,为此他持续改进自己的课程。他还邀请了自己的同事们加入艺生团队,一起入驻快手教育,他希望将沈阳音乐学院的招牌在快手打响。

  目前,艺生欧巴在快手课堂上发布了15个教学视频,价钱在9元至299元不等,购买人次超过58700次,如果不算快手抽成,直接变现超过280万元!

  这并不意味着向波老师要做一个单纯的布道者。提起未来的规划,向波有一条很明确的创作路线,“前期的视频主要为的是让学生们轻松,后期我会考虑增加每个视频的知识密度,不只让受众笑,还要能学到东西。”

  按照向波在抖音上粉丝增长速度和视频热度,寻求更多的变现或许也只是时间问题。

  在B站在快手在抖音,千千万万个主播发起的这一场自下而上的社交性学习革命同时,在线教育行业也瞄准了短视频平台。2019年北京的冬天来得有些早,在线教育行业也不遑多让。获客成本较高,融资困难,教学场景也正在发生变化,大背景下,每个在线教育企业都想抓住社交短视频这个风口,为自身业务赋能。

  以好未来、新东方为首的在线教育企业开始在B站投放广告,在抖音制作爆款短视频,入驻快手与用户互动。

  在线教育企业布局社交短视频平台不难理解,作为日活型的平台,快手抖音B站都有其天然优势,虽然是偏娱乐化的平台,但它们有更多的触点,用户年轻化,与在线教育的潜在用户高度契合。

  从接受教育的潜在人群来看,90后、00后是互联网的原住民而非移民,他们获取知识的渠道已不再只限于学校,而教学也不再是教师在讲台上的独舞,而是与学生的共舞,更契合学生学习习惯的教育场景正在涌现。

  而短视频风口下,人们的社交成本变得越来越低,方式变得多样化、个性化。用户在社交短视频平台不但有娱乐消遣的需求,而且还会有学习的需求,当人们发现用户的需求开始定制个性化的教学时,一个新的产业就开始萌芽了。

  抖音方面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6月,抖音平台青少年教育类内容短视频数量超过547万,累计点赞量近149亿,累计转发分享量超过8.5亿,累计播放量超过4752亿。

  快手发布数据显示,快手素质教育内容日均播放量高达10亿,日均评论量超过360万,日均点赞量3000万。流行舞、养生、曲艺、书法、钓鱼、塑身、二胡、航拍摄影、编织、生活妙招、手工、美声唱法、动漫手绘、扭秧歌、唢呐、琵琶……快手成了人们现实生活的真实写照。

  B站官方曾表示,截至今年4月的一年时间里,有超1800万人在B站学习,相当于2018年高考人数的2倍。B站知识领域的内容覆盖面非常广泛,涉及考学课程、学习经验、人文科普、才艺教程、视频教程、职场经验、学习日常等多种类。

  学习类的资源在各大社交短视频网站得到稳定供给,而这些资源提供者从平台也能得到不菲的收入。不仅如此,这场自下而上的社交性学习革命正在影响着整个教育生态。

  拿快手为例,快手由于其用户人群分布,在下沉市场有其绝对的优势。扎实地掌握一门能养活自己的手艺,是许多小镇青年在大城市安身立命的根本。目前,只是职业教育内容在快手上正在影响千万个小镇青年。

  35岁的于涛在快手上学习种植多肉植物而致富,初中学历23岁的阿浪通过快手,认识一批对丑苹果感兴趣的年轻人,在快手课堂上学习电商运营……这样的例子很多。

  街边烤串的、家里种花的、工地上绑脚手架的,最普通的人在社交短视频平台上成为了老师,有了粉丝和学生,还能通过这个赚钱。

  社交+教育,扩大了老师的边界,也扩大了学生的边界,改变了“老师”的命运,也可能改变“学生”的命运。

  社交性学习的萌芽,形成,乃至有了其不可或缺的社会经济功能,改变教育生态的社会影响力。有人,有利,有平台,至此,社交性学习产业初具规模。

  伴随着短视频领域中社交性学习蕴含的巨大机遇以及用户需求的不断提升,在线教育企业纷纷入局,以求在流量池中分得一杯羹,选择将其作为内容输出阵地或是营销阵地。尤其在微信官方宣布封杀裂变分享链接后,在线教育机构社群红利基本告一段落,“流量焦虑情绪”弥漫在行业中。

  快手、抖音、B站等短视频社交平台成为了他们追逐的下一个流量风口。最近,不少MCN代理机构也在增加与教育行业客户的接触力度,一些能保证转化率的推广方案正在为教育机构们优先采纳。

  流量焦虑是一方面,该投放广告不能少,生产优质爆款视频为在线教育品牌引流也成为常态。另一个方面,当前教育场景正在迁移,教学内容更新较快,受教育人群学习方式发生改变的情况下,在线教育企业在思考着教育的未来形态。

  快手教育生态负责人涂志军对盒饭财经(daxiongfan)表示,“好未来入驻快手以来,我发现他并不是在敲锣打鼓卖课,并不是把自己现有的产品搬到快手,他们在通过社交短视频平台观察今天的孩子需要什么样的教育。观察新时代新技术的背景下,教育的本质会发生何种变化。”

  在课堂上得到的反馈毕竟是少数的,在社交短视频平台上可以获得真实且数量庞大的反馈,这对在线教育企业的未来发展大有裨益,也许现在入驻社交短视频平台不赚钱,但他们看中的是未来。

  不止是在线教育头部企业在用社交平台为自己赋能,一些小而美的在线教育公司同样也运用社交的工具为教育提供更多的可能性。

  一家规模只有百人的在线教育公司联合创始人对盒饭财经(ID:daxiongfan)透露自己的教学方法改进,“社交短视频时代,我们这个行业也要充分利用这个风口,拓展教学场景,让教育变得更加高效。”

  他们在线上完成在线教学之后,让学生在微博上交作业,图片和视频就是媒介,@老师就是交作业的时间。这样,老师可以在社交平台上完成作业的批改——点赞或评论,高效而便捷。

  在线教育不像班级上课,每一堂课甚至有上千人,这样的方式让每一个学生感觉受到重视,在社交平台展示学习成果并得到老师的反馈,更有学习成就感。

  但即便有社交短视频助力,在线教育也必须回归产品本质,好的内容自然能够获得大家的好口碑。如何适应新一代的年轻人学习方式,改进自己的产品成了在线教育行业未来的决胜点。

  每个夜晚入睡之前,学生们拿出手机,打开快手抖音,不再是沉迷于手游和段子,而是通过15秒短视频学习一个单词,一个语法。一关灯,冲着泛红的钨丝大喊:“妈妈再也不用担心我的学习!”这或许是每个社交短视频平台的梦想,在社交性学习产业化的过程中,每个人都想分而食之这块大蛋糕。

  今年4月份,央视网对B站发出表扬:《知道吗?这届年轻人爱上B站搞学习!》:“如今在B站学习已成为无法忽视的现象,它与它的用户共同创造了这种新式社交型学习平台。有趣而快乐的学习似乎没那么困难。”

  但如果你了解官媒历来对抖音和快手的态度,就不难理解这一态度对短视频平台意味着什么。

  盒饭财经(ID:daxiongfan)在与快手教育生态负责人涂志军的对话中,他提到最多的一个词就是“普惠”。

  “我们希望每个人都能够便捷的获得实用的知识,用户可以更精准的找到符合自己特点的老师,社交短视频的匹配效率足够高,分发范围足够广,能触达传统教育触达不到的场景。”涂志军表示。

  今年7月份,快手推出“教育生态合伙人计划”,涂志军表示,“此次推出的‘快手教育生态合伙人’计划,将为参加的短视频知识生产者提供精细的运营辅导,总计高达百亿次曝光的精准流量资源,多维度大数据分析服务,以及电商、广告、知识付费等多种商业变现场景。”

  而根据快手最近发布数据显示,目前已有52万的教育短视频创作者已经通过快手获得了收入,付费课程教师人数累计超过1万人。从具体的获益渠道来看,51%的作者使用短视频售卖课程,其中95.2%的人获得收益;43%的作者在直播间售卖课程,其中94.9%的人获得收益。

  而且,快手的教育版块已经悄然走向盈利。2018年6月到2019年8月,快手课堂平均每月付费用户环比增速超过95%,累计付费用户已超160万。

  快手私域流量的逻辑和平等普惠的价值观,更有利于腰部和底部用户的变现。私域流量意味着主动权不是握在平台手里,而是创作者个人。

  10月30日,短视频平台B站宣布上线“课堂”频道,开启付费课程内测。比起4月份就受到央视网的表扬,B站的反应速度略显迟钝,但B站的目的性更强,直接就是付费课程,不普惠也不布道了,我就是要变现。

  这从B站2019年Q2财报也能看出端倪,第二季度B站净亏损为人民币3.15亿元,相比于2018年Q2的不到7000万元的亏损金额,大大加速。令人惊喜的是,1.104 亿活跃用户中,630 万人选择了付费,付费率达到 5.71% 的新高。这也是B站加速落地知识付费课程的原因之一。

  B站课堂相关负责人对盒饭财经(ID:daxiongfan)表示,首批上线课程由“局座”张召忠、复旦大学副教授熊浩等讲师主讲,内容包括论文写作、英语、花艺、PPT制作等类别。

  公开数据显示,B站约有7000多个垂直兴趣圈层。涉及学习类的内容包含教育领域的方方面面。而对泛教育类UP主的具体数量,即使是B站官方也没有精确的统计数据,或者说难以统计。

  B站的优势在于强社交性,弹幕和评论的互动,让原本孤独、枯燥的学习,变得有趣,同时进一步促进了学习UP主的分享表达欲。总体而言,B站与它的用户一起,正在完善社交性学习这个新兴的产业。

  与快手和B站上线付费课程不同,抖音虽然没有向知识付费内容下手,却给了知识创作者不少其他主播没有的“优厚待遇”。今年3月,抖音率先对部分知识科普类账号开发类5分钟长视频权限,在这之后,抖音还推出了“DOU知计划”短视频科普知识比赛,从平台资源、商业变现等各个方面扶持创作者。

  7月18日,字节跳动公共政策研究院执行院长袁祥在中国网络社会组织联合会、联合国儿童基金会主办的“2019未成年人网络保护研讨会”上表示,字节跳动致力于利用旗下抖音等多个产品优势,发挥面向青少年教育的有效功能,期待与各界携手共建青少年短视频教育绿色生态。

  可以看到的是,不论是上述抖音的动作还是“青椒计划”,抖音自身针对教育的布局并没有直指商业变现,也许这只是抖音去污名化的一个手段而已。

  社交性学习从萌芽到成长到初具规模,新兴产业崛起的背后一定是技术变革的推动。如今,社交短视频平台风口之下,倒逼着传统教育改革,也促使在线教育行业发生改变。学习不仅是个体的自身行为,更需要在社交中才会更有效的发生。

  也许在不久将来,人们的B站上相互督促学习,在快手上掌握生活技能,在抖音上花15秒背一个单词。当玩物也能励志,社交+教育两个蓝海的叠加,便有着无限可能。

推荐产品

返回顶部